点击关闭

5G巨头-酷派的海外市场对酷派也是一大助力-新闻发布会流程

  • 时间:

贵州滑坡致20死

另外,酷派在郭德英時代置辦了大量的優質土地,並且很多都在黃金地段,盤活這部分資源也是酷派的一大主力。酷派在之前置辦了包括3萬平米的深圳南山高新產業園酷派信息港地塊、超10萬平米的東莞松山湖地塊等,這些地塊經過這幾年時間已經獲得了令人眼饞的增值和溢價,其價值已經超百億,一旦這些寶貴的地產資源被盤活,對酷派無疑是一大助力。

在2014年後,隨着手機市場的競爭越來越激烈,由於缺乏線下實體店渠道、缺乏線上電商渠道、缺乏核心技術等,酷派的業績也迎來了拐點,創始人郭德英萌生退意,嘗試與360進行合作但最終鬧掰。在2015到2016年,酷派將其28.9%的股權以近38億港元的價格轉讓給了樂視,扶植其成為第一大股東。可惜事與願違,跨皮並沒有因為樂視的入駐而重新激發活力,反而在2016年因為債務危機爆發而牽連酷派,最終酷派因為無法按時發佈年報而選擇停牌,逐漸淡出消費者的視野。至今,酷派已經連續巨虧了三年,累計虧損超過65億人民幣,形勢可謂是搖搖欲墜。

上市以來,酷派的經歷就如同浪潮那樣起起伏伏,曾經頭戴過光環,也曾遭遇過巨虧以及裁員等挫折,這一路走來讓酷派這個曾經的手機界巨人顯得有點心力交瘁。2012年到2014年前是酷派發展的黃金時期,其市場佔有率一度挺進了國內前三,成為當時手機界四巨頭「中華酷聯」的一員。在2014年,酷派的市場份額更是超過了三星手機,排名國內第一。不過,由於酷派先期太過依賴於運營商的補貼,導致酷派失去了定價權,後來三大運營商被削減營銷費以及消費者向電商和線下門店轉移后,酷派原來的運營商渠道優勢蕩然無存。

其次,高層雖然換血,但依然有後盾撐腰。酷派的元老重臣、CEO蔣超在今年年初被罷免一切職務和終止僱用合約后,少壯派京基集團創始人、董事長陳華的二兒子陳家俊上位。在酷派走向海外迫切需要資金的時候,京基的入主為酷派注入了鮮血,可謂接了酷派的燃眉之急,為酷派提供了堅固的後盾。此番入主操作,很可能是京基想要借殼上市,因為上市計劃一直都存在於京基的計劃中,如果借殼上市成功的話,對酷派的智能手機業務以及其他業務無疑是一大利好。

再者,酷派的海外市場對酷派也是一大助力。雖說酷派在國內市場已經沒落了,但其進軍海外市場已經有多年,從來沒有放棄過海外這塊蛋糕。目前,酷派的海外業務已經覆蓋了全球30個國家,建立了美國、東南亞、南亞、歐洲等大區業務單元,出貨量發展迅猛,僅在2015年到2016年間的業務出貨量就達到500多萬台。儘管去年酷派在海外遇到了一些困難,但憑藉其研發能力以及多年的海外布局,海外市場依然有很大的增長空間,尤其是印度、東南亞這些地區的市場容量有很大的增長潛力。所以說,酷派的海外市場依然對酷派有起死回生的作用。

說起酷派手機,熟悉手機行業的人估計都不會陌生,這家成立了20多年的手機廠商可是全球第一個推出「雙卡雙待」的手機廠商,也是小米上市之前科技行業為數不多的以手機為主營業務的上市公司。而且,酷派在國內手機市場的佔有率曾經一度位列全國前三,和當時的中興、華為、聯想合稱為「中華酷聯」,也曾推出過一個非常有個性的電商品牌,那就是「酷派大神」,當年挺進了互聯網手機品牌的前三,可以說得上是非常的牛逼。不過,隨着運營商對智能手機主導權的喪失以及樂視事件的影響,酷派的資金缺口不斷下滑,業績也是持續下滑甚至陷入了巨額虧損的境地,自2017年3月31日起停牌至今已超27個月。

當然,市場能夠有信心的基礎主要還是酷派目前還具有一定的優勢和根基的。首先是酷派的專利水準還沒有落下。酷派近年來一直堅持着「技術立命」的研發路線,投入大量的資源開展研發,多項技術打破了國際巨頭的壟斷,這兩年往5G以及智能終端方面也下了不少功夫,這點從酷派的專利數量就可以看出來。去年酷派的年報顯示,酷派致力於下一代5G技術以及智能終端的研發,在5G專利方面已經提交了800餘件的專利申請,部分專利甚至授權給了半導體巨頭高通公司使用。

不過,再怎麼樣都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雖說相對於華為和小米等行業巨頭來說沒有多大的優勢,但酷派還是市場上那個有研發能力以及一定市場分得的智能手機廠商,其酷派品牌更是打入了全球的電訊市場,在美國以及印度等國家也有不錯的表現。而且,酷派得以復牌說明了已經得到聯交所和市場的認可,至少在比較嚴厲的上市規則門檻面前,酷派還是挺住了。這至少說明酷派還沒混到被判死刑的地步,市場還有等待其持續盈利的耐心和信心。

最後安利一下診股小程序,平時來不及回復大家的個股問題,可以用小程序來診斷一下個股的情況。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股票匯。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7月19日,酷派在官微上宣布回歸併附上《致酷派人的一封信》的配圖,酷派CEO陳家俊在信中表示,酷派集團已經成功復牌,海外業務穩中有進,決定要回歸國內市場並計劃9月份將在國內發佈新品手機,集研發與營銷力量,儘快發力國內5G市場。不過,市場並沒有給酷派留點面子,復牌當天就出現了暴跌,股價一度暴跌逾60%,隨後跌幅收窄為46.53%,以0.385港元報收。

對於酷派進軍5G手機這個問題,很多人並不看好,畢竟5G手機的成本較高,搶佔市場需要依靠供應鏈的議價能力,包括軟件開發支持以及供應商支持,現在這些資源都向頭部集中,核心供應商主要集中在前三,資源也最多支持到前五,酷派現在的體量很難有競爭優勢。儘管酷派目前已經復牌了,但未來要走的路還是挺坎坷的,尤其是這個充滿機遇和挑戰的時代,酷派具不具備方向的掌控能力還是挺關鍵的。你看好酷派這次復出嗎?

今日关键词:蒋劲夫女友正面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