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缴费社保-一是要尽快实现养老保险基金的全国统筹-泸州新闻网

  • 时间:

海底巨型垃圾场

麻辣財經: 我們在網上搜了一下,社科院這份報告叫《中國養老金精算報告2019-2050》,實際上是挺厚的一本書。這份報告對全國企業社保繳費由19%降至16%后,未來30年養老金的可持續性進行了預測。報告提到「養老金結餘將在2035年耗盡累計結餘」,您認為這個預測結果靠譜嗎?

這種多層次的養老金制度,實際上是國家、企業和個人一起行動起來,共同解決大家的養老問題。

7月10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要求切實做好降低社保費率工作,決定全面推開划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會議強調了兩個「必須」:必須確保社保費率降低,必須確保基本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

全國總算賬的話, 2018年末,企業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餘達4.8萬億元。但不可否認,隨着我國人口老齡化趨勢的發展,領取養老金的人會越來越多,而繳納養老金的人數相對減少,那麼養老金結餘也會逐漸減少。如果一直這樣下去,養老金繳費全國性的「穿底」可能就會發生,至於是在2035年還是其他某一年,那只是預測的準確性問題。

其實,有關養老金有缺口、不夠用的說法,差不多每年都有,也沒有多少人當回事。但這次社會這麼關注,主要是媒體報道觀點,來自中國社科院的一份報告。「有些媒體報道可能不準,但專家和機構的報告不是說著玩的吧?」有人在朋友圈這樣分析,不少人也覺得有道理。

朱青: 這實質上是我們的養老金制度,是否可持續的問題。養老金制度的可持續性的問題,現在全社會都特別關心。因為每個人都有老的時候,都怕到自己退休的時候領不到養老金了。實際上,如果國家對養老金的籌資制度進行一定的改革,使其能夠做到收支相抵的話,那麼養老金制度就可持續。

當然,從基本養老保險的制度建設來看,目前主要還要抓好三個問題:

那麼,這份報告究竟是怎麼回事?未來80后的養老金有沒有保障?就大家關心的問題,麻辣財經專訪了中國人民大學財稅研究所首席教授朱青。朱青教授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就深入研究我國的養老保險問題,在這個領域出版了多部學術著作和論文。咱們一起來聽聽他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上述這兩條舉措,一個是穩妥推進,一個是全面推開,這對增強社保基金可持續性,進一步夯實養老社會保障制度基礎,具有重要作用。

從實物角度看,養老問題實際上是社會產品在代際之間的分配問題。只要年輕一代能夠創造出足夠多的社會產品,那麼每一個階段的老年人,都不必擔心養老金的領取。 所以,養老金制度的可持續問題,說到底是一個勞動生產率的問題。

當然,面對這種趨勢,國家不會無動於衷,肯定要早做準備。目前,我國對養老金制度的各項改革不斷推進,目的就是要進一步夯實養老社會保障制度基礎,增強可持續性。

麻辣財經: 養老金結餘耗盡,是不是意味着80后拿不到養老金?那這些人養老怎麼辦?

在人口老齡化加劇的情況下,勞動人口所佔比例不斷下降,這時如果要使養老金制度可持續,職工的工資水平就必須不斷提高。 比如,從2009年至2018年,我國城鎮單位就業人員的工資總額,年均增長率高達15%左右。較高的工資增長率,支撐了現收現付式養老金計劃的平穩運行。

需要說明的是,發達國家的養老體系,是多層次或多支柱的養老保險,政府的基本養老保險,只是其中的一個支柱,還包括企業年金和個人商業養老保險。在美國,一個老人如果養老金是100美元,那麼政府的養老金大約是40美元,企業年金是40美元,保險公司提供的養老金是20美元,即所謂4、4、2結構。

當然,對於企業舉辦的和個人自願參加的養老金計劃,國家要給予一定的稅收優惠加以鼓勵。目前,我國也在大力發展企業補充養老保險計劃,國家在企業所得稅和個人所得稅政策上也都給予了一定的支持。另外,在個人參加商業養老保險計劃方面,國家已經在上海市、福建省(含廈門市)和蘇州工業園區實施了個人繳費稅收遞延的試點,也有望將該政策推廣到全國。

從資金角度看,我們國家基本養老保險的籌資模式叫做現收現付制,即當期養老保險計劃的繳費收入,基本上僅能滿足當期養老金的開支,整個養老金計劃不留戰略性儲備。說白了,這是一種在資金上靠後代養老的籌資模式。這種模式能否持續,關鍵看未來勞動人口的增長以及工資水平的提高。

目前,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初步建立,未來的改革目標是實現全國統籌。這樣可以起到「抽肥補瘦」的作用,對緩解養老保險基金「苦樂不均」將有明顯作用,今後還要不斷加以完善。

會議還釋放了兩條信息,特別引人關注:一是對省級統籌要穩妥推進;二是今年全面推開將中央和地方國有及國有控股大中型企業和金融機構的 10% 國有股權,划轉至社保基金會和地方相關承接主體,並作為財務投資者,依照規定享有收益權等權利。

也就是說,未來養老金的支出,資金來源是多方面的,既有企業和個人繳費,也有各級財政補貼資金,還有國有資產劃撥和投資收益。

一是要儘快實現養老保險基金的全國統籌,改變地區之間養老資金「苦樂不均」的現狀;二是要加大用一般財政收入為基本養老保險計劃籌資的力度,多提供一些財政支持;三是要抓緊落實國務院《划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實施方案》,提高養老保險基金的抗風險能力。

由於各地在職職工和退休職工的比例不同(最高相差近十倍),所以各地養老金收支狀況也是「苦樂不均」,有的省有大筆資金趴在賬上,也有個別省份歷年結餘已經動用完了,出現了所謂的「穿底」,也就是「養老金結餘耗盡」。但這隻是個別現象,多數地區養老金還是有結餘的。

朱青: 我認為,這個結論是在一定前提和一定假設條件下得出的,屬於預測的範疇。如果未來的各種情況符合報告中的假設條件,那麼養老金結餘將在2035年耗盡的結論,可能就是成立的。

養老保險制度的可持續問題,可以從資金和實物兩個方面看。

隨着我國老齡化進程加快,全國養老金結餘將會減少

養老金制度是否可持續,說到底是勞動生產率問題

這次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今年全面推開將中央和地方國有及國有控股大中型企業和金融機構的10%國有股權,划轉至社保基金會和地方相關承接主體,並作為財務投資者,依照規定享有收益權等權利。劃撥一部分國有資產充實社保基金,這項工作如果落實到位,對緩解未來社保基金收支缺口的矛盾,也會發揮積極作用。

未來養老金支出不光靠繳費,資金來源是多方面的

此外,隨着社保費率的降低,未來應對老齡化、解決養老金繳費不足問題,除了完善省際之間的調劑制度外,還需要增加一般公共預算對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的補貼。 近年來,各級財政對基本養老保險的資金投入逐年增加。根據財政部的數據,2019年,中央財政安排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補助資金5285億元,重點向基金收支矛盾較為突出的中西部地區和老工業基地省份傾斜。地方財政也安排了補助資金。

朱青: 前面談到,在現收現付制度下,上一代是靠下一代養老的,所以只要未來我國的全要素生產率能夠不斷地提高,後代能夠創造更多的財富,那麼老年人安心養老就不成問題。

麻辣財經: 我們的養老金制度,應該怎麼完善才能讓大家安心養老?

目前我國基本養老保險基金,還沒有實現全國統籌,多數還是以地市為單位統籌,實行省級統籌(統收統支)的也就八、九個省。

會議指出,降低社保費率是減輕企業負擔、激發市場主體活力的重要舉措。目前我國各項社保基金運行總體平穩,能夠確保按時足額支付。上半年降低社保費率政策成效顯現,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繳費減少超過1280億元。

就在前幾天,有媒體稱「養老金2035年或將耗盡結餘,80后或無養老金可領。」一聽這話,很多80后整個人都不淡定了:辛辛苦苦繳了這麼多年社保,等到自己該退休的時候,養老金「池子」里的水卻幹了?那我們80后們靠什麼來養老,難道要干到80歲再退休?

今日关键词:福州SUV险撞飞机